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正文

【新浪网】北京农学院致力于垃圾分类研究20年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4-05-27 [来源]: [浏览次数]:

近年来,北京市京郊农村规模化养殖小区迅速发展,更多市民吃上了实惠的新鲜肉类,有效保障了北京市民对新鲜肉类的需求。但是,由此每年产生了超过 10 亿吨的畜禽粪污。如果不能及时消纳,会对农村居住环境、土壤、地下水造成严重污染。如何将这些“放错位置”的资源充分利用起来,保护好生态环境,让畜禽养殖业走循环农业的道路。即:能源化、无害化、饲料化、材料化、生态化、基质化、肥料化,是近二十年来北京农学院刘克锋教授带领科研团队一直努力攻关的课题。

  “从垃圾分类研究到畜禽粪污处理研究,一干就是二十年”

  1993年,北京市朝阳区环卫局慕名来到北京农学院,找到从事土壤肥料研究的刘克锋老师,让他帮忙攻克垃圾处理农用难题,变废为宝,将垃圾转变为有机肥。刘克锋老师即带领王红利老师、石爱平老师走进了位于远郊的垃圾场。“当时,我们整天蹲在堆积如山的垃圾里,对垃圾成分进行取样检测。回家后,满身大粪味,根本洗不掉。刘老师一回家,他爱人不让他进屋,让他在屋外脱掉衣服扔掉,洗干净才行。”跟随刘克锋教授一起工作了二十年的王红利老师提起那时的苦日子,还是历历在目。“我们研究的这一方向,根本没人愿意搞,又累又臭。但是我觉得,我们研究工作的社会效益远远高于经济效益。”刘克锋教授如此解读自己科研工作。刘克锋教授也成为北京市系统垃圾分类安全农用研究的最早研究者之一。多年的研究成果为北京市制定垃圾分类标准提供了有效支撑,政府也逐渐找到了更科学的处理垃圾方法。之后,随着郊区县养殖业的发展,刘克锋教授带领的研究团队转入了种养殖废弃物无害化农用的事业上,一直为促进北京种养殖业循环发展、改善种养殖区生态环境努力着。

  90年代初期,北京市的畜禽养殖由集体、国有养殖为主发展到农民自主经营的规模化养殖阶段。散养户密集的养殖村、镇不断出现。畜禽业的发展给北京市民提供新鲜肉类,同时,也给农村环境带来的破坏,成为环境非点源污染的主要污染源之一。最明显的是养殖产生的粪便大面积堆积在村里,造成了生态环境污染。“臭气熏天、蚊蝇肆虐,污水满街道都是,一到下雨天根本无法进村。”刘克锋研究团队成员石爱平说起当时农村的环境条件,禁不住捂上鼻子。畜禽的粪便粪便带给农村的破坏不仅是难闻的臭味。由于粪便无法及时清理,养殖的猪、牛、养也经常得病,大大限制了养殖业得发展;而且堆积太多的粪便会慢慢污染土壤和水源。不经过处理的粪便施肥到农田里,又会影响作物生长。看到村民的生活受到影响,村民的收益受到损失,当地的土壤、水系受到污染,刘克锋教授毅然将研究方向转向了畜禽粪便处理上,干上了整日和粪便打交道的科研工作。而这条研究道路是艰辛的,更是艰难的。

  二十年来,刘克锋教授带领研究团队结合北京市养殖猪、牛、鸡、鸭多的特点,先后攻克了猪、牛、羊、鸡、鸭等畜禽粪污技术处理难关。“畜禽的粪便不同,所含养分不用,所研究攻关的难点也不同。需要针对不同的畜禽粪污特点,研究相对应的处理技术。而且,粪便产生时间早晚对技术的处理也有要求。不能把猪粪的处理技术完全应用到处理牛粪上。”研究团队成员王顺利说出了其中的艰辛。这需要研究团队不断深入研究,攻破一个有一个难关。通过多年研究实验,该团队研发的高效率、低成本、结构简单、易操作的高温堆肥和干法厌氧发酵成套技术,能满足猪、牛、羊、鸡、鸭等畜禽规模化养殖小区连续粪污处理需求。通过系统开发,依托生物技术、环境工程技术和自动化控制技术,建立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集畜禽粪便、废水处理和粪污资源深度开发利用为一体的成套设备工艺技术体系,重金属、抗生素及激素类污染物有效性明显降低。营养指标、卫生指标、空气符合国家标准。

  畜禽粪便污染不仅是中国的难题,也是困扰世界环境的难题。目前,世界许多国家都下力气来解决这一难题。我们国家也引进一些国外技术来处理粪便污染。“与国外相关技术相比,我们有什么优势?”当记者将这个问题抛给王红利老师的时候,王老师很自信地说:“我们研制的这一整套技术和设备,相比国外技术和设备相比有两大优势,一是成本低,国外相类似的设备全部下来大约有上千万,还不算他给我们提供技术的成本,而我们只有它的十分之一,我们是免费提供技术;二是能耗低,国外设备用电等能源消耗是非常高的,而我们的相对而言低多了。值得一提的是,可实现了北方地区规模化养殖小区粪污的连续处理和有机肥生产周年进行。”

  让刘克锋团队引以为豪的是,二十多年来,刘克锋团队研究成果已进行大范围应用与示范,实现了产业化。北京的顺义、通州、延庆、门头沟等多个规模化养殖小区应用运用刘克锋团队研究成果,处理了猪粪、牛粪、羊粪、鸡粪和鸭粪固、液体粪污大面积堆积污染,有效改善了农村环境和土壤、水系污染,生产出高品质有机肥和栽培基质,促进了循环农业的发展。与此同时,该成果也推广到了内蒙、云南几十个规模化养殖小区,总共生产出高品质有机肥和栽培基质总计100 余万吨,总经济效益近20 亿余元。

  将“京郊养猪第一村”变“北京最美的乡村”

  车一驶入北郎中村,花香伴着草香扑面而来,道路两侧绿柳成荫,这里鲜花盛开,绿树环抱,小桥流水,被评为北京市最美乡村之一。这里被北京市人民政府命名为“京郊养猪第一村”。这里年出栏优质种猪5万头,被北京市农业局选为“定点种猪场”, 还有年屠宰商品猪100万头规模的市级定点屠宰厂。2004年10月2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同志到北郎中村视察,北郎中村更是一举成名。

  “过去我们这儿可不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家家都养猪,猪就养在自己的院子里。那个时候,不夸张地说,进村的时候别张嘴,张嘴苍蝇就飞进去。村里街道到处都堆着猪粪,一下雨,村子坑塘就成了臭水沟,臭气熏天。”北郎中村有机肥料厂厂长闻世常,是土生土长的北郎中人,对上个世纪90年代的北郎中村的环境污染依然记忆深刻。“1994年后,我们村开始治理村的环境,大力发展循环农业。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是如何处理成堆的猪粪。”猪粪是破坏北郎中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更是首要解决的难题。将猪粪有效利用起来,变废为宝成为北郎中村两委干部首要考虑的问题。

  1997年,北郎中的村干部经过北京市农委找到了刘克锋研究团队,希望刘克锋研究团队入驻北郎中村,处理和利用猪粪。为了更好地研究猪粪处理安全农用的处理发酵参数,合理配制菌种,生产出优质高效的有机肥,刘克锋带领自己的研究团队进驻了北郎中村,这一进驻就是18年。